熔接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熔接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深圳中技数笔百万级工程款却逾期不还

发布时间:2021-01-08 03:23:43 阅读: 来源:熔接机厂家

6月30日下午, 中技系核心公司深圳中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深圳中技”)董事长成清波、广东揭阳中萃房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林榜昭——这一对在S*ST恒立(000622.SZ)重组再生进程中结识的欢喜冤家,在北京一家酒店就S*ST恒立资产重组控制权纷争展开了第二轮谈判。

尽管双方对合作重组S*ST恒立违约责任之追究针锋相对,并各自将对方告上法庭,但在最终对簿公堂之前,彼此都没有彻底放弃和平谈判解决纷争的幻想。

于6月27日展开的第一轮谈判破裂后,林榜昭无奈地告诉记者:“为了尽快让S*ST恒立尽快恢复上市,争取早日给众多中小投资者一个交待,我们原本不想打官司,希望以归还1000万借款并承担合理利息的方式解决问题,但深圳中技趁我们重组S*ST恒立的关键时刻漫天要价!”

在第一轮谈判中,成清波不但要求归还人民币1000万元,还要支付2000万元人民币的违约金,这给林榜昭留下乘人之危之感。

S*ST恒立最近一次披露的诉讼事项进展公告显示,深圳中技不仅要求中萃房产和S*ST恒立归还包含违约金在内的3000万元,同时要求这两名共同被告继续履行合同,配合深圳中技完成对岳阳恒立公司的重组。

此前,中萃房产和深圳中技对S*ST恒立重组的纷争已经被本报的系列报道公之于众,核心问题是一方指责对方没有盈利资产可供重组,另一方坚称自己还有资产。

S*ST恒立重组进程的一波三折以及双方间你攻我守的相互争斗, 令深圳中技再度成为市场关注焦点,更为重要的是,随着这场激烈对抗的利益冲突的展开、升级,素有资本玩家之称的中技系于无形中露出充满隐忧的软肋。

重组陷入僵局

据接近深圳中技的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其对S*ST恒立重组之事已经彻底陷入僵局,公司已经开始把精力放在其他资本运作项目上了。

记者持续跟踪调查发现,深圳中技重组S*ST恒立陷入山穷水尽并不是由于其与中萃房产合作破裂,而是由于其主导重组过程中迟迟不能找到具有较好盈利能力且能满足S*ST恒立恢复上市要求的合适资产。

2008年12月底,深圳中技、中萃房产、S*ST恒立三方签订非公开发行股票合作框架协议,当时深圳中技承诺用以注入上市公司的优质资产是北京洛克时代楼盘、长沙华泰房地产有限公司等项目资产。

然而就在三方合作框架协议草签不久后,中萃房产发现北京洛克时代楼盘已经全部销售完毕,长沙那家房地产公司旗下也没有具体、明确的盈利项目,因此,深圳中技首次提议的S*ST恒立重组方案宣告失败。

为继续推进重组,深圳中技进一步整合资产,于今年2月底草拟了第二套重组方案,并由深圳中技副总经理厉楠主持召开了一次由重组方代表和专家代表参加的研讨会。

深圳中技制定的第二套重组方案是,将湖北天瑞酒店股份有限公司拥有的天瑞国际酒店、巴山夜雨酒店和凤凰山庄三块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并拟收购湖南天玺大酒店。

具体操作办法是,以3470万元收购中萃房产股权,中萃房产承诺以碧花园房产配给上市公司,赠送10.45%股权,以现金加债权的方式实施资产剥离、等值置换。资产剥离完成后,上市公司只剩下土地,净资产为零,天瑞国际酒店占股80.29%,每股股权暂定价1.29元。

可是深圳中技的第二套重组方案并没有获得中萃房产和S*ST恒立的认可,他们不看好的理由有二,一是拟注入的资产并没有完全取得有效控制权,二是相关资产不具备理想的盈利能力。

而ST方源(600656)于6月16日发布的收购资产公告恰恰从侧面证明中萃房产的怀疑还是具有一定合理性的。

上述公告称,为改善财务状况、提升盈利能力,ST方源拟从自然人李毅手中以4986万元收购天瑞国际酒店33.90%股权。而随公告一同披露的天瑞国际酒店的最近一年及一期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12月31日,天瑞国际酒店实现营业收入6893万元,主营业务利润亏损1800万元,净利润亏损1787万元;而到了2009年3月31日,其营业收入居然为零,净利润亏损319万元。

耐人寻味的是,中技系并不是绝对控股天瑞国际酒店,其一致行动人上海中技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仅持24.78%的股权,也就是说,在S*ST恒立的第二套重组方案中,深圳中技已经把自己的重组主导权拱手让于他人。

值得关注的是,在深圳中技制定的第二套重组方案中,天瑞国际酒店是重组S*ST恒立的核心资产。

然而,无论如何,深圳中技都不愿意承认自己不具备重组S*ST恒立能力,那么深圳中技旗下到底还有多少资产可供重组资产注入呢?

深圳中技家底清查

据深圳中技直接控制的成城股份(600247.SH)于6月5日发布的《吉林成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向深圳市中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显示,深圳中技共计控制了包括成城股份在内的20家企业。

其中深圳市成城发工业园区有限公司、深圳市成城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深圳市成城达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市中技科技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的股权拟将注入成城股份;中铁罗定岑溪铁路有限公司、广东罗定中技铁路集团有限公司、甘肃中技酒航铁路有限公司等3家公司的相关股权已经注入国恒铁路(000594)(000594.SZ),余下11家控股企业不是存在盈利能力问题就是不适合注入S*ST恒立。

据林榜昭介绍,他本人曾经实地考察了深圳中技旗下位于深圳、湖南等地的多家控股公司,考察发现,湖南华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不具备可供盈利的具体项目;深圳恒诺电子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深圳市威谊光通技术有限公司两家所谓的高科技公司缺乏可信的盈利能力。

若把林榜昭对盈利能力持怀疑态度的公司进一步剔除,那么深圳中技余下可供注入上市公司的资产只剩下8家公司。

在余下的8家公司中,湖北华清电力有限公司拥有的江坪河、淋溪河水电站都处于建设中,最快需要到2011年才能投入发电,水电站业务资产显然不适合用来重组S*ST恒立;深圳市恒安居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盈利能力无法令人相信能撑起S*ST恒立,深圳市中技企业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获利的稳定性同样缺乏足够保障。

这样一来,深圳中技可供注入上市公司的业务资产公司进一步减少至4家企业。

最后剩下来的4家企业,涉及矿产、能源、沥青材料、精密科技等多个行业,单一公司的资产规模可能无法与S*ST恒立匹配,若把剩下的公司全部注入进去,即使能够保住S*ST恒立不退市,那么公司未来也可能面临主营业务不集中的现实问题。

由此观之,尽管厉楠坚称深圳中技还有其他资产,但是这些资产真的就适合S*ST恒立重组注入吗?如果真的如厉楠所说尚有适合注入S*ST恒立,那么深圳中技为什么还要找一些自己根本没有实际控制力的资产拼凑资产重组方案呢?

厉楠曾经告诉记者,深圳中技还拥有高速公路资产,但是成城股份的公告并没有予以披露。经核查深圳中技的网页发现,在其控股企业栏目下有一家名为天津通元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的控股公司(下称“通元高速”)。

网页上的宣传资料显示,通元高速由深圳市中技和天津市高速公路投资建设发展公司共同出资,注册资本为13.88亿元,主要经营京沪高速公路天津段一期工程项目及其沿线附属设施的投资、建设经营和管理。

成城股份没有予以披露的深圳中技控股企业还有,深圳市中技小汽车运输有限公司、重庆国泰恒生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市经融信担保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中技系的软肋

从国恒铁路、成城股份正在进行中的定向增发,到S*ST恒立重组控制权之争,再到四维控股(600145)(600145.SH)的业务重组,目前中技系密集地资本运作活动在给予市场以长袖善舞的感觉的同时,也让人不经意发现,中技系正在开展大规模的多线作战。

林榜昭向记者提供的深圳中技向S*ST恒立汇出的第一笔1000万支票复印件显示,这1000万的支票并不是从深圳中技公司自己的账户打出,而是来自深圳市红喜坊婚庆礼仪服务有限公司(下称“红喜坊”)。

由S*ST恒立董事长陈少波代收1000万的收条显示, 红喜坊替深圳中技代为支付支票两张,支票号:12817410、12817411。

对此,厉楠的解释是,当时深圳中技签订合作框架协议的时间是2008年12月31日,按规定时间调度资金来不及,公司只好从外面借款。

如果说深圳中技的第一笔1000万汇款由他人代付因时间紧迫可以理解,那么,成城股份公告披露深圳中技股权被接连冻结及一系列法律纠纷欠款,则需要对中技系保持足够的关注。

2008年11月9日,中技实业持有成城股份30250051股(占成城股份总股本的8.99%)中的17600000股(占成城股份总股本的5.23%)被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人民法院司法冻结,冻结期限自2008年11月10日至2009年11月9日止。原告常德堂皇置业有限公司与被告中技实业因合作开发经营房地产合同产生纠纷,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人民法院判决中技实业支付原告土地收益返还款1589.58万元。

2008年12月3日,中技实业持有的成城股份20800000股(占成城股份总股本的6.18%)被湖北省思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此冻结为轮候冻结,冻结期限两年,自转为正式冻结之日起计算。该案件系中技实业在收购武汉立诚工业园过程中与转让方产生股权纠纷,涉案金额约2500万元,目前该案正在法院审理过程中。

深圳中技股权因法律纠纷被冻结并不值得大惊小怪,任何一家企业随时都有可能遇到诉讼纠纷,但以下几笔欠款法律诉讼则值得警惕了。

武汉建工第三建筑有限公司起诉中技实业,请求法院确认中技实业欠工程款项8969590.50元,判令中技实业偿还上述款项并支付逾期付款利息。

武汉中生建工集团有限公司起诉被告中技实业,请求法院要求中技实业立即支付所欠工程款5184520.50 元及逾期付款利息。

武汉奥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起诉被告中技实业,请求法院要求中技实业立即支付所欠工程款2387995.46 元及逾期付款利息。

武汉凯晟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起诉被告中技实业,请求法院要求中技实业立即支付所欠工程款7447191.20 元及逾期付款利息等。

细一看来,每笔欠款金额并不是很大,尤其是对号称几十亿身家的深圳中技而言,几百万的工程款似乎可以小到忽略不计的程度,但为什么直到人家起诉,深圳中技都不及时了结呢?

上海盆底功能障医院哪家好

上海妇科医院_子宫肌瘤发生的原因都有哪些呢

重庆市尖锐湿疣正规医院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预防白癜风可从小事做起 要避免接触各种化学物

重庆红眼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