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接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熔接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贵州遵义男子杀人后被鉴定精神病十年后再谋杀两人-【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0 11:45:46 阅读: 来源:熔接机厂家

闽南网7月26日讯 7月17日,贵州遵义市仁江村,37岁的刘安平持刀,杀死了同村的兽医卢永金及其父亲。

这个杀人嫌犯,10年前即杀害一名当地医生,背负命案被捕,此时本该待在狱中或者早已处死。然而,一纸精神病鉴定书,让他在被抓27天后获释。

刘安平到底是不是精神病?这成为解决所有问题的“达芬奇密码”。

余父拿着当年儿子被杀案的判决书,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杀人犯怎么“逍遥法外,再杀两人”

当地警方贴的“悬赏通告”仍写着:刘安平患有精神类疾病

获释后,他像正常人一样,炒股、跑运输、做生意,还赚了不少钱。村民质疑,他没有精神病,并称他有亲戚托人做了假的鉴定报告。

这十年,“精神病人”刘安平没有得到任何监管。他因生意纠纷要杀人,并四处宣扬这次谋杀,却没有得到任何制止,最终再酿血案。

他再次落网,村民们的疑虑却越发严重:如果他再次被鉴定为“精神病”而释放呢?谁该为这三条人命负责?会不会发生新的血案?

【十年旧案】因被误诊为梅毒砍死误诊的医生

离奇的精神病和三条人命案,得从10年前说起。

刘安平,瘦瘦高高,文质彬彬,相貌英俊。他父亲搞运输,家境不错。在村民的印象里,刘安平不太爱和人交流,朋友很少,说话轻声细语的。

中学老师说,刘安平读书时成绩总在班上后十名,但人不调皮,初中毕业后就跑起运输。刘安平母亲几年前被诊断出癌症,刘安平为此自学医科,给母亲开药。刘母健康地活到现在,此事被村民传为孝顺的佳话。

2003年,27岁的刘安平出车回家,感觉下身不适,便到当地余家林的私人诊所就诊。余家林告诉他患了“梅毒”。治疗后,刘安平下身症状很快消失,但肠胃却一天天不适起来。

后来,刘安平到贵阳某大医院查明其并未患性病,而是一种炎症。他认为自己花了上万元钱,还因此患上胃病,责任全在余家林。

这年10月的一天,刘安平到余家林诊所,持长刀连砍余家林七八刀,致其死亡。作案后,刘安平原地持刀而立,念叨着:“我终于报仇了。”随后被赶来的民警铐上。他还说,他原打算将另一名同样误诊的医生也杀死。

【离奇释放】

被鉴定为精神病被抓27天即释放

余家林父亲余天益至今记得十年前儿子被杀的每个细节,他搞不懂,为啥杀人犯居然会被释放。

事发第二天,刘安平被批准逮捕。但27天后,刘安平获释了。《释放通知书》说,刘安平因“精神病发病期”被予以释放。当年遵义汇川区法院的判决书显示,经司法精神病学鉴定,评定其无刑事责任能力。

刘家被判赔余家7.2万余元。但余天益说只收到3.5万余元。年过7旬的余天益在当地经营一个小杂货铺,视力每况愈下。这十年,他只关心一件事——“要把杀人者正法”。

村民们对刘安平能安然出来颇为惊奇,村民们几乎没人相信他真的是精神病,觉得他杀人是一时冲动。一名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说:“他脑子聪明得很,说话做事正常,怎么会有精神病呢?”

坊间传言,刘安平之所以能成为“精神病”,是因为其亲戚在贵阳某医院当领导,托人做了精神病鉴定。这个传言至今未有查证,因而无法辨别真伪。

当年办案的一位民警说,鉴定医院是贵阳的安宁医院,但他也不清楚具体鉴定程序。

【精神病人】照旧开车跑运输做生意赚不少钱

回到村里,刘安平重新开上车。“精神病人还能开车?”村民们议论纷纷。

刘安平新的麻烦,找上了邻居卢永超。卢永超在村里的水泥厂做化验室主任。2007年前后,刘安平找到卢永超,说自己有渠道弄到水泥厂需要的原料黄泥,希望接这笔生意。

在卢永超看来,刘安平谈起生意一套一套的,哪里会像精神病?卢永超促成了这笔生意。2007年、2008年两年期间,工厂里用的黄泥都从刘安平手下采购。刘安平给卢永超的“烟钱”约15万,而他自己收益的丰厚程度可想而知。

2008年底,卢永超发现刘安平的黄泥常掺杂物,还企图涨价,最终弃用。

眼看赚钱的生意黄了,刘安平十分不甘心。有一次,刘安平突然找到水泥厂车间,一脚把卢永超踹倒在地。

2010年夏天,不堪其扰的卢永超把约15万元回扣,也都还给刘安平,以图换来清净。

安生了很短一段时间,刘安平突然在一天夜里找到卢永超,掐着他的脖子说:“你信不信我杀你全家?”

【宣扬谋杀】

四处寻找“仇人”最终杀死其父兄

刘安平要杀人,他已嚷嚷许久了,多名村民都亲耳听他说过,要杀卢永超等几名仇人。

卢永超带着妻儿搬到遵义,改行做保安,几乎再没回过村里,甚至不敢把地址告诉父亲卢大光和哥哥卢永金。一度,刘安平也搬到遵义。村民传说,刘安平就是去找卢永超报复的,后来炒股赔了钱,不得已才回村里的。

回村里后,刘安平仍然一根筋地寻找卢永超,还不断地骚扰卢永超的父亲、72岁的卢大光。上个月,刘安平再次上门,卢大光以“要报警”恐吓,才吓走他。7月17日中午,卢大光、卢永金最终成为刘安平下手目标。

卢永金的妻子张世琴还记得,当时丈夫午休,她在照看杂货铺。

刘安平拿5元钱来买花生牛奶,张世琴找回一元钱。之后,刘安平缓步走到卢永金面前,一把尖刀插进他的右腹。之后,刘安平把刀绞了几下,又补几刀。张世琴吓得尖叫着,刘安平再跑进卢家,杀死正午睡的卢父卢大光。

【结局堪忧】

他有没有精神病

到底谁说了才算

“我父亲和哥哥完全是代替我的牺牲品,刘安平真正想杀的是我。”卢永超说。

这次杀人后,刘安平没有留在原地等警方抓捕,而是逃跑了。

“刘安平……作案时上身穿白色翻领短袖T恤,下身穿天蓝色短裤,黑色人字拖鞋……”很快,通缉令贴遍遵义市,悬赏万元。通缉令上仍然强调他“患有精神类疾病”。

逃跑路上,刘安平仍用手机给好友卢永祥打电话,时间长达30分钟。在电话里,刘安平仍不住地抱怨卢永超等人陷害他。

“你杀了两个人,你疯啦!”卢永祥问。刘安平平静地回答:“没办法,是他们把我逼到绝路了。”

18日,刘安平在遵义被抓。之后,刘家人也从村里“消失”了。

尽管刘安平被抓,家属和村民的忧虑并未减少:如果刘安平又因“精神病”释放了呢?他明明一切正常,没有精神病,但到底谁说了算,谁来证明他不是精神病人?

【监管何在】

十年间无人监管

甚至报警也没用

先不论刘安平是否有精神病,这10年来,被鉴定为“精神病人”的刘安平,从未被监管过。

当地村小组组长周松说:“没有啥部门要求村里对他监管。他平时完全正常,我们也没人管他。”

资深律师、全国律协刑事业务委员会委员许兰亭介绍,新《刑事诉讼法》实施前,对精神病人,只责令其家属或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必要时由政府强制医疗。但何为“必要时”,相关机关没有给予解释,缺乏细化操作标准。

2013年起实施的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专门辟出一章,增设对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规定。经鉴定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有继续危害社会可能的,可予以强制医疗。对实施暴力行为的精神病人,在强制医疗前,公安机关可以采取临时的保护性约束措施。

村小组组长周松说,刘威胁杀人的事,村里人尽皆知。

卢永超更加想不通,刘安平这十年从未犯过病,和正常人一样生活赚钱,怎么就成了精神病呢?在感到性命之虞时,卢永超也向警方报案称,刘安平因生意纠纷要杀他,动机明确,还四处寻找他,请求警方介入。但警方说,刘安平没有实际行动,警方无法插手。北青

衬氟隔膜阀

干式阻火器

衬氟过滤器